<noscript id="gm2cc"><u id="gm2cc"></u></noscript><td id="gm2cc"></td>
  • <noscript id="gm2cc"><menu id="gm2cc"></menu></noscript>
  • <dd id="gm2cc"><code id="gm2cc"></code></dd>
  • 沈潔律師聯系電話:13917766155

    開機時間:365天 8:00~21:00

    首頁 | 人格權 | 婚姻法 | 繼承法 | 收養法 | 侵權法 | 房地產法 | 交通事故 | 民事訴訟法 | 法律法規 | 網站地圖

    刑法 | 物權法 | 合同法 | 公司法 | 勞動法 | 海商法 | 保險金融 | 知識產權 | 民商事仲裁 | 法制新聞 | 律師介紹

     

    清晨放舞曲被打傷,輕微傷不構成刑責

    健康權、身體權糾紛一案,阿貴是外地回滬的知情,當時上海的房價并不貴,但考慮到兒子還在上大學,他就沒有購房。之后上海房價一路高漲,他就再也買不起了。隨著兒子落戶上海工作,阿貴也退休回到了上海,兒子住在工作的工廠宿舍中,而阿貴無處可去,只能厚著臉皮住到了老母親的老公房中。對此阿貴的弟弟一直認為,哥哥將自己和侄兒的戶口遷到老母親家中,就是貪圖老人的住房。萬一承租公房一旦動遷,他們戶口在里面一定能獲得一筆補償,因此兄弟兩人為此一直不和。雖然同為鄰居,但兩人相視為敵。

    前兩年由于是疫情,阿貴一直被封閉的小區當中,也沒法出去鍛煉。2023年放開后,阿貴就想著學個太極拳或者交誼舞,鍛煉身體。不久,他在老年大學中學會了交誼舞,能跳好幾個武種。為了練習舞蹈,他在清晨在母親的房子天井中打開音樂,開始跳舞。此時此刻已經是六點半多了,阿貴認為并不算太早,就將舞曲開得大聲了一點。結果弟弟的兒子沖了過來,破口大罵,稱阿貴故意放音樂,打擾他人睡覺。如果和阿貴好好說,他就會將音樂開小一些。但莫名其妙被一個后生晚輩大罵一頓,阿貴心理那個氣無處可發。

    待侄兒走后,阿貴將大門反鎖,將錄音機的音量開到最大播放舞曲。之后侄兒又來了,在門外敲門,阿貴不開,也不讓老母親開門。從敲門變成了踢門和辱罵,阿貴還是不理不睬。阿貴想當然以為這事就這么過去了,也沒有太在意。當天晚上他去跳廣場舞回來途中,突然覺得腦后一疼,自己被人在背后打了悶棍。用手一摸,一看滿手鮮血,阿貴嚇得大叫起來,正巧居委會的蔣阿姨路過,趕緊將阿貴送進了附近的衛生院。

    經醫生診斷,阿貴腦后有一處破口,縫了三針,還有輕微的腦震蕩,需要靜養半個月。傷愈后,阿貴懷疑打他的人就是弟弟的兒子,就要求居委會的蔣阿姨幫忙調取了小區路上的監控,果然在監控中看到阿貴先進入小區道路后,之后就是阿貴侄兒手持一段鐵銹的鐵棍跟著進入,由于角度問題,監控沒有拍到對方毆打阿貴的鏡頭。阿貴非常氣憤,用手機拍了這段錄像后,就到當地的派出所報了案。經通知,侄兒也到了派出所,但他就是不承認自己毆打了大伯。律師

    派出所調解無效,稱就要開啟刑事偵查,如果查出來是阿貴侄兒打的,那么他就要承擔故意傷害罪的罪名。聽到自己的小孫子打了自己的大兒子,而且還有可能會承擔刑事責任,老太太擔心起來。經過老母親的一番勸解,阿貴表示自己同意諒解,但侄兒必須對自己賠禮道歉,承擔所有的醫療費用,同時他也表示將來鍛煉跳舞時,會在七點半開始,并且將音樂聲放的小一些。經過父母和奶奶的勸說,阿貴的侄兒也進行了道歉,表示自己是實在氣不過才打了對方,但沒想到大伯會腦震蕩,他賠償了所有的治療費叁仟元。

    但阿貴不同意叁仟元的賠償,認為醫藥費就要兩千八百多元,在多給自己壹佰多元,買點營養品都不夠,他提出至少要賠償自己叁千元醫療費,柒仟元營養費,兩萬元精神損害賠償,共計叁萬元。老母親看著對方已經口頭和書面賠禮道歉,而且將叁仟元支付到位,就勸解阿貴,都是兄弟之間的事情,不要和晚輩計較。老人和居委會的蔣阿姨主持調解,最后以壹萬伍仟圓的價格談妥。不過侄兒的父親擔心阿貴事后又有變故,也就是阿貴的弟弟特地找到沈潔律師,法律咨詢有關事宜。

    他擔心自己兒子會不會在賠償后,對方又提出什么幺蛾子要求。沈律師認為這時一件親屬之間的紛爭,阿貴受傷如果構成輕傷的,自然侄兒要承擔刑事責任,但被害人如果諒解的,可以不承擔刑事責任。腦震蕩既不構成輕傷也不構成輕微傷,故而加害人不需要承擔刑事責任。而依據《人體損傷程度鑒定標準》規定,頭部縫三針是輕微傷,不構成輕傷。致人輕微傷并不構成犯罪,所以不存在量刑標準的問題。一般的輕微傷不構成刑事案件,沒有刑事責任、只有行政責任和民事賠償責任。一般輕微傷可以由公安進行調解,調解達成協議后不再處罰;若調解不成可處罰款或十五天以下行政拘留。

    阿貴在清晨大音量播放舞曲,影響他人休息,卻又不妥之處,但此后對阿貴進行毆打,侄兒確實不錯。因此構成輕微傷,如果受到公安機關行政處罰也是應當的。在情理上,這件事情雙方都有一定的過錯,但在法律上,阿貴卻沒有任何責任,侄兒事后毆打他,屬于侄兒全責。如果阿貴有過錯的,按各自過錯大小承擔責任,但本案中阿貴雖然在情理上不對,但并無法律上的過錯。所以阿貴的醫療費、護理費、交通費和康復支出的合理費用,都需要侄兒承擔,但這種數額也不宜過大,伍仟比較合適,F在已經賠償阿貴壹萬伍仟圓,屬于合理的金額。

    依照《侵權責任法》第二條、第十六條、第二十六條、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》第十七條、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》第二條、《民事訴訟法》第一百四十四條之規定,阿貴侄兒的賠償已經到位。如果為了防止阿貴事后又提出其他要求,可以要求他書面寫一份雙方不予追責的證明,同時簽收相關的賠償。

    2023年8月24日

    地址詳見網站首頁,電話:13917766155

    本站內容眾多,具體可查看導航條的網站地圖來尋找需要的信息

    版權:律師,法律咨詢

    在线色情三级片
    <noscript id="gm2cc"><u id="gm2cc"></u></noscript><td id="gm2cc"></td>
  • <noscript id="gm2cc"><menu id="gm2cc"></menu></noscript>
  • <dd id="gm2cc"><code id="gm2cc"></code></dd>